img054.jpg

可憐的偽善者,可恥的要求別人為他與她的錯誤做出不可許的原諒。
她是個第三者,他是去讓第三者說話大聲的默許者!他和她都很可悲!

 
他偷竊一個真女人的善良與愛,而她卻為他的小偷行為做個把風者。
這叫共犯結構。

 

而最無可救藥的是,他和她一致認為,沒經過允許就拿走別人的東西的這
件事,不叫"偷"。他和她只是"借"而已。


偷要坐牢,而借,總有一天要還。

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